媒体人
写作者

2016年9月23日,星期五,雾霾黄色预警四级

6点多,在陌生的床上醒过来,阳光刺眼,窗外有潮水一般的喧嚣声。我常常觉得夜里的北京像是另一个世界,担当阳光再次降临在这个庞大的城市上空,所有一切便恢复寻常样貌,整个城市像一个加速运转的机器,每个人脸上写着迷茫和欲望。

7点半,闹钟响。他问:“你今天上班吗?”

迟疑了一下,摇头,又点头。最后两星期,心里除了冷淡和失望早已无它,但善始善终是必须的品德。凡事要有交代,是自小接受的训导。

9点,起床洗漱,再次因为穿拖鞋进浴室又走在木地板上被抱怨,因为水池里的碎头发被抱怨。懒得争执,迅速拿起东西出门。等电梯的时候听见他开门说:你的伞。

答:不要了。而后听到清脆的关门声。

心里了然,又是一次结束,一次告别。这个城市每天有多少男女,相遇、相爱又分开。一切都太过容易,每个人都很渺小,个人的喜悲显得不是那么重要。心里没有任何波澜,阳光刺眼,我是一个不容有懈怠的漂泊者。下楼、右拐,像以往一样走进地铁,消失在地面上。

11点到公司,只来了一个星期的女生来办理离职手续。人与人之间的气场是很微妙的东西,她是一眼看上去就让我喜欢的女孩。有小巫女的神秘、可爱与灵气,说话的时候眼神笃定,有不可反驳的气场。她本身也不会属于这里,就像我在历经了努力终究也是失望一样。与你同行的人,比你要到达的地方重要,这是近期看到最触动我的一句话。和道不同的人为伍,是对生命的浪费。

2点继续写稿,是之前采访过的一位日本手工织染从事者。每天见惯了各种浮躁和善于心机、口舌的人,看到这样自然、干净,内心笃定的人,她从内散发出来的,手艺人才有的气质至今难忘。我想人的身体和心力使用是需要趋向某种平衡,状态才不会过于偏激。

5点离开,办公室和微信群里仍旧是一片繁荣景象,关掉声音,冷眼注视,像是在看一出荒诞讽刺的哑剧。

6点到家,叫了UBER,车主一直试图寻找共同话题,但对话数次陷入沉默。终于在他对路况和天气的抱怨里昏昏沉沉睡过去。醒来已经是小区门口,下车抬头,天色让人绝望。

7点,做了晚饭给自己吃。煮好四物汤,分两碗喝下。洗脸、做面膜、泡脚,所有流程进行完之后,心里十分安定。悉心照顾、宠爱自己,是每个女人终生需要学习的功课,亦是一种修行。

8点半,继续看王锋的书《愿你道路漫长》,这是我在最近总是忍不住反复翻阅,小声逐字阅读的一本读物。作为一本杂志的主编,他并没有被杂志属性牵制住,也从来不评论行业热点和时事,他写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伦敦街道上的男装高定店、编辑部刚刚离职的某位年轻同事。语气清淡,但眼光犀利。大时代之下的文化演进、潮流蜕变,每个身处其中的个体,如果与外部相处,又如何关照内心,这是他看似随意的笔锋下始终不曾绕开的命题。在这个动荡的媒体时代,能够拥有这样的同行、榜样,是令人心生敬畏与荣幸的。

九点半,电话仍旧没有任何动静。手机随机播放到杨千嬅的《稀客》,黄伟文的词不如林夕那么文艺,但绵里藏针,总让人不备被戳中。

她唱:年华磨成的精致优雅,未够一夜便用完吧。

         由稀客路过,玩赏赞誉过。

         什么故事也没留下。

10点,开窗抽烟,关窗睡觉。

晚安,没有人可以说晚安。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