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
写作者

后来的我们各自过的还行 却已经不再是我们

看完跟朋友说

好像所有的故事都差不多

所有的感情也都差不多

但每个人

都还是会为了这些差不多的故事

撕心裂肺 痛彻心扉

遗憾难过 泪流满面

可能每个只身在外的姑娘

都在初入社会的时候遇到过这么一个人

高大 健康 温暖 阳光

爱打游戏 爱看篮球 做饭好吃 手指修长

挤在地铁里的时候抱着他就不会摇晃

两个人住在出租屋也过的有滋有味

天真的相信明天会更好

相信他真能为你上九天揽月 下五洋捉鳖

后来你们分开了

还在这个城市

在地铁擦肩而过一次

多年后在一个公开的活动上偶遇一次

你们各自都过的还行

只是已经不再是“你们”

当时的你们并不知道

那一次错过意味着什么

你们从没有机会好好对彼此说过再见

像电影里面一样 说

再见了林见清 再见了方小晓

也有很多...

2017年2月25日 | 日常即是修行

公众号停更的这段时间,其实做了很多事。见了许多有趣的人,也有一些微小的想法逐渐成形,像一粒种子,经过一个冬天,开始萌动。

世界仍旧在喧嚣地行进着,假期综合症过去,朋友圈里各个行业的大家又开始热火朝天地筹备、参与各种行业活动。每天在固定时间推送的新闻资讯还来不及打开就已经被新的消息掩埋,好像一切都是新的。

一场大雪过后,北京开始回暖。庄雅婷说,生活在北京的人们对于这个城市都是有无限原谅的理由,且永远记吃不记打。无论雾霾如何地侵蚀着每个外来者,甚至生活在这里的本地人的意志,但凡第二天早晨拉开窗帘看到东四环的大蓝天,和熙攘奔劳的人们,顿时就斗志昂扬,忘了昨天那个咬牙跺脚要追求梦和远方的自己。...

致东京女子图鉴里的你我她 | 一碗鸡汤

用两个晚上看完了最近热议的日剧《东京女子图鉴》,讲一个来自日本小城市秋田的女性,带着对上层生活的向往在东京找寻和打拼的故事。

故事改编自在《东京日历》上连载的同名四格漫画,导演由曾执导《百万元与苦虫女》的棚田由纪担任,水川麻美饰演女主——绫。每集平均20分钟,一共11集的网络剧,用从始至终清淡的口吻讲完了一个普通女人的20年,故事的发展、延伸和许多似曾相识的画面让我脑海中不时闪过“浮生若梦”四个字。

出生、成长在秋田的绫从来都不认为在家乡“一眼可以望到头”的人生是她的方向,大学毕业后毅然来到“拥有无限可能”的东京打拼。历经了每个背井离乡自恃不凡的小城姑娘要经历的一切——找工作、租房子,辛苦...

相亲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啊

晚上看了“看理想”的新节目:“圆桌派”里的一期,讲的是相亲的主题,三个文化界的老司机—窦文涛、马未都和梁文道,和一位年轻女作家—蒋方舟围坐一桌,讨论性、爱、婚姻,以及不同年代的人对于以结婚为目的安排或是参与相亲的经历,很有趣。

好奇去百度了一下“相亲”的历史渊源:中国古代的婚姻发展史大致经历了指腹为婚-包办婚姻-门当户对-介绍婚姻(相亲)这几个阶段,古代“生在深闺人禾识”的女子家长会拖媒人寻觅合适人选,经媒人说合后,男方会提出看一看的要求。这种由男方在媒人的带领下到女家作初次访问的活动,称之为“看亲”。雅称“相亲”。

反过来,女方父亲如果看上某位男子,也可以主动提出到对方家里会一会面,无论...

2016年10月12日,雾霾日


雾霾封城的一天,睡到日暮。

隔着窗户看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潮,想起一个作家朋友说过的话:黄昏大概是一天当中最容易感到孤独的时刻。

晚上约了朋友吃饭逛街,说了很多话走了很多路,很久没有的放松和开心。结束时路过一家常去的餐厅,服务员在等待打烊,最后一桌客人兴致正浓,宝宝在一旁熟睡,热气球上的小熊一脸孤单。整个画面有种意兴阑珊的安静和美。

分享的歌是手机里的固定收藏曲目,很适合在一天的结束听。一个Perfect Day往往是由许多看似“无用”而美好的事物组成,发现并感受它们便是意义本身所在。

晚安。

2016年10月8日,寒露 | 写在回京途中

“我只信奉一些尽可能长远的东西,如美、自由、善意、人性的欲望和幽暗;身体与性、物质与实践、科技的快和人心的慢;巨川长河、风霜雨雪、四时花草对人的滋养……我写下它们,告诉你我眼中的世界,告诉你我的在意和珍惜,这就是我觉得生活应有的样子。人无是非,只论清浊。每个人守着自己的系统,肯定自己,承认或无视他人,这样就好。”

回北京的飞机上一直在看《智族GQ》主编王锋的新书《愿你道路漫长》。这也是我在最近反复翻阅,对一些片段禁不住小声逐字阅读的枕边读物。身为编辑总监,他并没有为杂志属性所牵制,也鲜少评论行业热点和时事。他写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伦敦街道上的男装高定店、编辑部刚刚离职的某位年轻同事,语气清淡

2016年9月23日,星期五,雾霾黄色预警四级

6点多,在陌生的床上醒过来,阳光刺眼,窗外有潮水一般的喧嚣声。我常常觉得夜里的北京像是另一个世界,担当阳光再次降临在这个庞大的城市上空,所有一切便恢复寻常样貌,整个城市像一个加速运转的机器,每个人脸上写着迷茫和欲望。

7点半,闹钟响。他问:“你今天上班吗?”

迟疑了一下,摇头,又点头。最后两星期,心里除了冷淡和失望早已无它,但善始善终是必须的品德。凡事要有交代,是自小接受的训导。

9点,起床洗漱,再次因为穿拖鞋进浴室又走在木地板上被抱怨,因为水池里的碎头发被抱怨。懒得争执,迅速拿起东西出门。等电梯的时候听见他开门说:你的伞。

答:不要了。而后听到清脆的关门声。

心里了然,又是一次结束...

公众号时代的“主动”与“被动”阅读


现在好像很少有人手机里没有几个固定或随机关注的微信公众号。身为其中的一员,我也经历了最初的新鲜,到之后的混乱、反感和麻木,然后筛选、清理、取关的过程。到现在,只留下每个领域极少的几个坚持原创、内容品质有保证、推送时间规律且一次只发一条的号。看着干净的界面,觉得世界都清净了。

其实细数下来,公众号存在的问题无外乎如下几点:

第一,公众号在微信名单里的排序混乱而随机,根据发布时间的不同会不断的跳来跳去。总是在你想看某个号的时候需要划来划去才能找得到,当然也可能找不到。。

第二,大部分公众号发布时间比较随意,即便相对规律,也是在某个时间范围之内的。往往...

2016年9月2日 天气晴好有微风

其实每天都在大量的写字,但LOFTER还是荒废了很久,很多次敲下一些只言片语,存进草稿,再关上界面。

星象说,发生在昨天的月食将会开启一个新的阶段,带给所有人反省、回望的机会,和重新开始的勇气。不知能否为持续了半年之久的困惑与反思做一个了结。

出门前看了王锋为新一期《GQ》写的卷首,他在文尾写:愿你出走半生,归来还是少年。是行业中少有的,始终站在一个特别的位置,对世间冷暖保持观望,对人性抱有关怀的媒体人。读完一抬头,正是北京最好的秋天。

也是在北京的第十个秋天。

反复想了很久,还是做了一个决定。当你没有方向的时候,停下来就是前进吧。适时止损,清空自己,是当下唯一的念头。


2016年5月8日,初夏

定期的内省和清理像是一种自我疗愈,要直面一个或数个深深浅浅的病灶,剖开血肉,挖出深植于内核的病根,再等待时间过去,逐渐平复。不同的际遇种下这些因,总会在未来的某事某刻,要自己去面对种种果报。在经历过这样孤独、漫长的跋涉之后,你会看得到自己的改变。下一次再来的时候,也会更加懂得如何去面对和度过。只是过程漫长,与自己的较量费尽心力,无疑是一种内耗,极伤元气。每次过后都像是大病初愈,体内所有的细胞都更新过一轮。这期间会十分疲惫和嗜睡,睡过去就不愿醒来。旁人看到会觉得奇怪矫情,也没有愿望费尽口舌去解释,有的人注定会过的艰难一些,但也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光。认清它,接受它,学着与这样的自己相处即可。

只...

1 / 4

©  | Powered by LOFTER